马光远剖解康立明:开辟新战场 领跑新赛道

著名经济学家马光远在其社交媒体上提出这样一个思考:人类科技发展到今天这个程度,为何还无法战胜癌症?

世卫组织下属的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新增癌症病例约1929万人,新增死亡人数996万例。其中中国新发癌症病例457万例,癌症死亡病例300万例,两项数据都是世界第一。

在癌症问题上,有一个误解,即随着富裕程度和寿命的提升,发病率会下降。事实是,从发病率来看,2020年美国新发癌症病例228万,美国人口3.3亿,当年发病率万分之69,中国是万分之32,印度是万分之9,日本高达万分之82。这一组数据奇怪而又很清晰地告诉我们,癌症随着富裕程度和平均寿命的增加,发病率不仅没有下降,反而是上升的。这也意味着随着中国越来越富裕,人均寿命越来越长,医疗技术越来越先进,癌症发病率还会继续提高。

具体以肠癌为例,对比中美两国情况,尽管美国肠癌的发病率高,但其早期肠癌患者的5年生存率高达90%,平均5年生存率70%;而中国肠癌患者首次确诊时,83%已经处于中晚期,44%已经发生肝肺等转移,中晚期肠癌患者5年生存期只有14%,中国肠癌平均5年生存期只有30%。

由此可见,癌症的关键在于早期发现和预防,而不是治。随着医疗技术的进步,国内外都在研发能不能通过血液或人体的分泌物检测早期癌症。马光远认为,在这方面,中国并不落后美国多少,以康立明为代表的癌症早筛生物科技企业正在转移癌症斗争的主战场。

早筛的必要性

马光远自述,前不久自己到访康立明,与其创始人、全球肠癌无创筛查技术发明人邹鸿志教授进行了深度交流。

据其介绍,早在2002年,邹鸿志远在美国梅奥医学中心攻读胃肠科博士后的时候,就意识到了研究无创早期诊断技术的必要性,因为肠癌病变耗时在10年左右,这意味着留给患者筛查与治疗的时间足够多,通过早期筛查可降低该疾病50%的死亡率。他在美国积累了丰富的早期筛查研发经验,于2015年回国创办了广州康立明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邹鸿志不善言辞,真正属于那种拿技术说话的人,对国人健康有着一股强烈的使命感。他从专家视角指出,中美之间最大的区别就在于筛查,筛查可以帮助医生提前发现患者肿瘤情况,有效降低癌症的发病率和死亡率。

肠镜筛查在美国已经非常普及,这也是美国肠癌患者5年生存率远远高于我国的最主要原因。中国肠癌治愈率的5年生存率比美国要低10%,这并非中国医生水平差,而是早期发现率低。美国早期癌发现率达到40%,而中国只有15%左右。

“长安心”价值连城

回国之后,邹鸿志研发的“长安心”(人类SDC2基因甲基化检测试剂盒)获批上市,成为国内首个获得国家药监局三类注册证的粪便DNA肠癌检测产品。“长安心”的检测操作非常简单,仅需检测4.5g左右的粪便,居家或在医院,都可以自己完成样本的采集与送检,免除了做肠镜的痛苦,而且费用也很低,对于肠癌的检出率总体准确性高达93.65%。目前已经进入全国300多家三甲医院。

据邹鸿志介绍,康立明曾在东莞的一个社区做全面筛查,对5000多名45岁以上的社区居民进行粪便DNA检测,从里面发现了16个早期肠癌。如果推广到全国,以此类推,5000万人就能发现16万个早期肠癌患者,5亿人则是160万个。这些早期被发现者不仅提高了存活率,而且为家庭免除了晚期治疗沉重的经济负担。

这就是“长安心”的价值所在。

其一,检测的准确率高。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山东省肿瘤医院注册临床试验数据显示,“长安心”特异性97.85%,对于可根治的一期和二期肠癌敏感性达86.71%。相关实验数据及结果已刊登于国际医学学术刊物《Clinical Epigenetics》,产品实验数据及性能得到相关监管机构及学术界的双重认可,在全国600多家医疗机构入院的预实验中,产品性能再次得到验证。

第二,检测完全可以实现去中心化。康立明是早筛行业内少有的采用“去中心化”检测的公司,“长安心”不仅可以在康立明医学检验所检测,还可以在医院及第三方检测机构检测,适用性广泛,用户体验良好。

在全国布局广。经过近3年的发展,康立明生物已取得18个省市的物价,进入全国600多家医疗机构,其中包含300多家三甲医院,在医院、第三方检测机构、康立明医学检验所等进行了超过20万例肠癌检测。

第四,技术领先。在样本的取样、处理、标志物的提取以及检测方面均取得了核心专利,这些独特的工艺保证了“长安心”优异的性能与稳定性,这也是其他产品难以复制的。

新战场大未来

正是因为康立明具有这些明显的优势和特点,使其成为该领域的领军企业,大受资本追捧。从2015年成立时获得2000万天使投资,本月又完成5.6亿元人民币的D轮融资,由阿里巴巴领投,资本市场对这个行业的未来用真金白银投票。

数据显示,中国需要做癌症早期筛查的群体规模在4亿人左右,如果1-3年做一次筛查,这个行业市场规模至少过千亿。正因如此,全球癌症早筛早诊市场已孕育多家势头强劲的国际优秀企业,美国该领域头部企业的市值已超200亿美元,而中国市场才刚刚开始,未来爆发式增长不足为奇。

普遍认为,未来中国的医保资金将面临缺口,而随着癌症发病率的提高,对很多家庭而言,治疗费是难以承受之重。

因此马光远认为,如果仍把大量的钱用于治疗,而不是早期预防和筛查,这个问题将是无解的。如果把钱用在预防和前期的检测上,费用将大大降低,医保资金不仅没有缺口,而且还能做更多的预防性检测。基于此,马光远呼吁,在公共政策层面,要与时俱进,重视预防和早期检测。

2021年8月25日,北京市医疗保障局发布京医保发〔2021〕23号文件,将基因甲基化检测作为实验室诊断项目纳入甲类医保服务项目及甲类工伤保险项目,受检者可全额报销检测费用。这也意味着,采用基因甲基化检测的长安心 正式纳入北京医保,更多患者可因此降低经济负担。

马光远提出,如果人类能够转移一下战场,把大量的资源从和癌症的战争转移到预防上来,如同邹鸿志和他的康立明现在做的,癌症就会变得没那么可怕了。

关于 云通社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